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毒を持つ名花】(续)(15)【作者:isabel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射精又持续了十几秒,河太肾都射酸疼了,全身一点力气都被抽空了,趴在由贵身体上喘着粗气……他的年纪也不小了,被年轻女性连续榨取,身体已经有些过载「前辈,我那可不是扭呢……扭是这样的……」 -由贵的腰肢,突然加快了纤腰旋转的节奏,波浪一般,在男子的身下起伏着,不需要骑乘位,由贵可以在下面就可以轻而易举把这个男人扭到高潮。

  「啊!!……这是!……我受不了了!……」 -河太的肉棒,接受着由贵蜜穴里四面八方挤压带来的快感,加上扭动叠加地额外搓揉,他的身体似乎又要向这个美女送去投降的白浆,由贵起扭后仅仅几下,他全身像被通电一样僵直地趴在由贵身体上,似图用绷紧的肌肉去抵挡下体要喷射的反射,但他哪里是由贵这种极品美女的对手,忍耐地努力被她的几下轻柔地扭动就轻易瓦解。

  仅仅过了几秒钟,「啊!!啊!!啊!!」 -他突然全身死死抱住身下还在扭动的美女,在她蜜穴里再次喷出了大量败北的精液……脑袋一阵眩晕……
  「我真的不行了……让我歇歇……由贵小姐……」 -河太池和别的男人,也没什么区别,他进入到向由贵求饶的阶段……

               -由贵心想

  「嘻嘻,虽然有点不太好听,但前辈这个表现达不到做我男友的标准呢……」- 由贵笑道「啊……我……你太强了……我不是对手……」 -河太趴在由贵身上,
十分羞愧地说着……

  「前辈,可是如果你受不了啦,为什么不拔出来呢?」 -由贵笑了笑,再次控制阴道,猛地一吸「啊!!!!」 -男子刚刚减缓射精的肉棒再次喷出一大股精液……

  「我拔……别吸……等等……,我拔……」 -男子想退出,可是却被美腿锁住了……

  「由贵小姐……你能把腿从我腰上……松下来好吗?」 -河太有气无力的说着「嘻嘻,好呀,差点忘了呢」 -由贵把美腿松开了,再次摆成M型姿势,轻轻一说- 「前辈你拔吧」

  可是其实由贵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,不过是个游戏罢了,- - 由贵微笑着想道

  她没有放松自己蜜穴对肉棒的纠缠,两个人的下体还如完美的活塞一样结合着……

  河太池发现,自己的陷入在蜜穴里的肉棒,就像是一个被堵住的打气筒似的,稍微拔出来一点,肉棒立刻被由贵体内由于拔出造成的真空给吸回去,拔得越多,回吸力越大而且,每次他一拔,由贵肉壁的摩擦和反吸力会让河太池舒服得全身酸软,所以总是拔到一半,肉棒就被她磨得舒服得无力再继续使力,于是又突然一下被由贵的阴道给吸回去,

  这个拔的过程,其实倒不如说是河太在抽插……而在这种极品美女的名器里抽查,无疑是射精倒计时……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河太几次「抽插」之后,肉棒仍然死死地陷在由贵的魔窟里面,对于河太的肉棒来说这几次和由贵蜜穴地摩擦可是他消受不起的。他强忍着要射出的感觉,下体不受控制地发抖,不得不停下了动作,但是不拔,他知道自己的肉棒在由贵的名器里再多待一会也会让他高潮,进退两难的他,十分局促。
  而由贵只是微微笑着看着他努力的样子……

  - 河太想了想……鼓足勇气,猛地一拔……「啊!!!!!」 -和由贵肉壁摩擦的快感立刻让他崩溃了,他不知道,这是加藤只需要五次抽送就被逼绝顶的名器,河太这点实力是不可能撑得了几下的,他大叫一声,抱紧了由贵……又再次无可奈何地射给了这个美艳的女生……

  「啊!……啊……」 -仅仅只是想拔出来,都会被逼到高潮, -河太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传说里的魅魔……

  他瘫软地趴在由贵美体上,颤抖地说:「由贵小姐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拔不出来……」

  「哦……那么就是还硬着嘛,,,前辈精力真好呢。射了这么多次还硬着……这样吧……我让它多射几次……它软了,就能出来啦……」 -由贵微笑着,一个挺身,把河太压在了身子下面。

  「你!,由贵小姐!……你要干什么!、、、」

  河太已经被榨得全身酸软,突然间被由贵骑在了身上……河太很清楚接下来自己要面对什么……她的腰技在男上女下的时候就已经如此恐怖……现在如果让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以骑乘位扭起来,自己是没可能扛得住的……

  「我说啦,让你多射几次,你就能拔出来啦……」 -由贵轻轻一笑,开始慢慢做起了圆周运动……由贵并没有很激烈地对付他,她一看这个男人的表情就知道,这个男人的极限太容易达到了,自己只需要几下扭动,足以击溃他脆弱的精关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别再扭了……啊!!!!!!!」 -男子仅仅在由贵开动几秒以后,肉棒就再次不敌由贵蜜穴搓揉的快感……喷射而出……

  由贵脸上闪过轻蔑的一笑……

  「又射了呀……前辈,早泄可要多练习哦……这样吧我们玩个游戏,就叫做- 你能坚持几圈……」 -由贵轻轻摸了摸男子的头……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 -男子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甚至开始有点后悔,贪图这个极品美女的身材和美貌,让她来援交自己,但他丝毫没有预料到,他和她在床上这个战场,能力完全不在一个世界,……

  「努力坚持住哦,我又来啦……1……2……3。……4。……」由贵的腰肢又开始残忍又优美地旋转起来……

  「啊!!!!!!」 -仅仅5次扭摆,男子再次绝顶了……

  「嘻嘻又射了……尝试坚持久一点嘛……对早泄有好处的……重新开始啦……1。……2。……3……」由贵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。

  男子脸部已经扭曲,为了强忍别被由贵连续逼到高潮,他已经尽力了。
  可是面对由贵,尽力也没用,如果她要让你射,你再努力也得乖乖缴枪、、「啊啊啊!!!!」 -他还是没能撑过她五下扭摆……再次喷射而出……
  「求你……你别在扭了……我真的不行了……」男子已经有点晕厥的先兆了。
  「1。……2。……3。……」 -由贵没听见似的,还是微笑着自顾自在男子身上轻柔地扭着……

  「别啊……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我……要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」 -男子又再次像被电击一样,一挺一挺地在由贵身下扳动着,毫无抵抗力地高潮着……但此时男子已经眼睛上翻,眼神失焦,口里也开始有白沫出现了……意识也开始不太清楚了。

  「还是有点快哦。前辈……1。……2。……3。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还是没撑过5次扭摆。男子再次高潮了……但这次全身已经像中风一样地发抖,说不出一整句话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-由贵心想

  「它软啦,拔出来了前辈」 -其实是由贵放松了自己的阴道,让他出来了男子已经没有回应的能力了,「恩……啊……」他只能一口轻一口重地仰躺在床上喘着气了……

  由贵往身下一看,她自己都不太相信。自己居然榨了他这么多精液出来,满床都是男子绝顶的液体。都可以洗个小澡了……

  由贵微微一笑,对男子说:「前辈,今晚射了十几次吧,按照约定,可是几千万日元呢……怎么办呢……」

  听到这句,躺在床上的男子突然有点恢复意识似的 -「……由贵小姐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开玩笑的啦。那就100万日元吧……我先走啦……」

  「恩……」 -男子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回答道

  由贵穿回红纱裙和丝袜,轻快地走出了房间,离开了酒店。

  「任务完成啦。他很弱呢。没啥其它事了吧」 -由贵在出租车上,给山谷发着短信

  「接下来,我们会安排你去T公司做实习助理,你将再次遇到山谷,下一次任务会稍微困难一些,当然任务主要部分仍然是上床,等你们见面了,我会再通知你怎么做」

  两周以后,由贵进入T公司,职位是实习助理,翻译兼公关刚进公司,里面的单身男性就不停地偷窥,这个新来的大学生,实在是太让人不能专心工作了。
  「我听说,在东大里,她可是交际花呢」

  「是啊是啊,我一个学弟说,她的床上功夫能让你几天下不了床呢」

  「啊,你看那双美腿,那个身材,好想试试和她做爱是什么感觉啊」

  「这个助理是有背景的呢,听说是政府直接任命的,你还是别打她的主意比较好」

  「哦……」

  ……

  T公司里觊觎由贵美色的男人,都没有胆子去碰这个高高在上的实习生。反倒是由贵觉得有点无聊「什么啊,在这个公司一个月了,啥事都没干啊」 -由贵只能晚上找几个大学生来解解闷

  「滴滴」 -由贵手机响了「喂」

  「我,山谷鸣」

  「啊!山谷前辈,咋啦?您终于有任务给我了?」

  「恩,明天T公司要带你去参加一个和S公司的谈判,你会遇到河太池和他大老板,也就是S公司CEO,佐藤和人,这次,你要把他给吸引了,等你可以和他上床的时候,我们再联系」

  「噢,前辈你说得轻松,你倒是教教我怎么勾引一个对方公司的CEO呢?」
  「我也不知道……但以你的能力,我相信不成问题,任务重要,请不要推辞……」 -山谷鸣直接把皮球踢给了由贵「前辈好过分呢,你记得不,我才只有17岁对不对?下次你再来看我不榨废你……」

  「由贵小姐,您对国家的功劳,我们不会忘记的」

  「行啦,我试试吧」 -由贵挂断了电话

  次日,谈判室。

  双方一进门,由贵就首先引起了对面男人的注意,S公司的人都惊叹……
  「咦??!」 -河太池刚看到由贵,直接就傻眼了 -由贵发现河太池认出了她,投过去意味深长的一笑河太池顿时窘迫至极,他回想起那天晚上,在由贵身下「欲仙欲死」的自己 -真的是差点「死了」。顿时脸涨得通红但由贵始终从容地看着他,就像没事一样做着翻译,记着会议记录。……

  「5亿是我们最终报价,takeitorleave。」 -河太池在生意场上,还是很强硬的「4。5亿也是我们最终offer,takeitorleave」 -T公司总裁也不甘示弱气氛僵持了起来,几秒钟没有人说话
  这个时候,一直没有说话的由贵说话了:「河太池先生,这个价格应该还可以再少5000万日元呢,你说对不对?」 -由贵意味深长地对河太池媚笑着,那个笑容仿佛在暗示 -「啊……由贵小姐……既然你这么说……好吧……4。5亿,成交」 -河太池顿时被由贵问得不知所措。

  S公司的CEO佐藤和人突然睁着大眼睛看着河太池,他不敢相信,自己的得力经理,居然就这样妥协了。就算对方是这么个大美女,但你也不至于啊!-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
  「谢谢河太前辈,佐藤先生,晚辈是T公司的公关,今晚我可以去你酒店和您解释一下合同细节,贵公司绝对不会吃亏的,您看看怎么样?」

  T公司的高管赞赏地看着这个美艳的实习生,这么棘手的谈判,怎么会被她三言两语就搞定了……

  「什么……」 -佐藤突然被由贵这么一问,也不知道说什么「我一个人去您酒店,和您解释一下合同细节,您就知道河太池先生接受我们的offer是双赢的」 -由贵对着一个媚笑 -佐藤虽然上过无数女人,但由贵这种姿色的,却是几乎没有……他想

  「难以置信……好吧,既然我的手下都这么说……今晚,由贵小姐就麻烦您过来给我好好解释一下把」 -佐藤因为损失5000万,生气地转身就走了。
  「嗯呐,晚上见佐藤前辈」 -由贵灿烂地笑着。

  ……会议室门口……

  「啪!」 -一个大巴掌,河太池被佐藤狠狠地抽在了脸上。 -「你刚才是怎么回事!」 -佐藤气愤地问到「对不起!对不起!」 -河太池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,只能一个劲地说对不起「你……!」 -佐藤生气得说不出话来「对不起!我对不起公司!」 -河太池继续点头哈腰地说着「跟我这么多年了,今天你第一次这么不可理喻……老子今晚一定要干穿了他们那个公司的公关。」 -佐藤气愤地说着 -「你也来!一起干死这个女人!」

  「啊啊!我就不去了!佐藤先生,您一个人享用就好!」 -河太池可不想再被由贵榨一次,他已经见识过了「那你就回去给我好好反省!」 -佐藤呵斥着河太「是!!。」河太总算脱身了,赶紧开溜……

  「今晚要和佐藤上床了,怎么做?」 -由贵发信息给山谷「我现在到你公寓,告诉你。电话不方便」

  ……由贵公寓……

  「前辈你是要过来让我榨废你吗?」 -由贵一脸认真地问到。

  「别生气啦,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床技吗?」 -山谷问道「我怎么知道,可能就是我天生丽质呀」 -由贵没大没小地回应着「防卫省相信。你属于一个特殊的人群,日本古时候和中国古时候,有嫔妃也属于这个族系,她们侍奉的皇帝,通常都死得很早」 -山谷认真地说着,不像是开玩笑「什么意思啊?」- 由贵总算眨了眨大眼睛,认真了一点「就像有的人长得很高,有的人很会读书,有的人记忆力很好。这些都是和基因选择有关的,而你的基因所属于的这一族系,在漫长的岁月里,进化出了在性爱里无可匹敌的优势」

  「哦……」

  「这个基因树的人,身材极好外貌极佳,下体与常人有天壤之别,女性基本不能怀孕,因为,这个族系的人,对配偶要求极其苛刻,普通人的精液,无法达到要求。而且,进化选择的原因,你们甚至可以用性技杀人,这是进化选择为了消除没有资格和你们繁衍后代的人类」

  「什么?」 -由贵吃惊了「是的你没听错,你们可以在床上杀人,仅仅通过做爱」 -山谷继续说着 -「二十年前,我们曾经有过一个非常优秀的女间谍,也属于你们这个基因树的后代,可惜,做间谍的时候被识破,死了」

  「!」 -由贵吃惊了「她曾经和我共事过,我之所以能在你体内坚持这么久,是因为我曾经和她有过一段经历」 -山谷说着说着,眼睛有些闪烁,似乎触到了一些内心深处的记忆。- 「我们以前在同一部门工作,她可真的和你有些相似呢,美丽,调皮,身材无可挑剔,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,但她总对我不冷不热,不过她却不介意和我上床,一开始我总是被她在床上连续秒杀,但是几年后,我也慢慢努力得可以坚持到2- 3分钟。她也开始对我不太一样了……」 -山谷说着说着,声音变得难过起来「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,因为她总是在任务中,她很聪明也一直很小心,但后来,她在一次任务中大意了被抓住,去世了」

  「哦……」 -由贵没想到山谷居然有这一段「话说回来,你应该发现,一旦男人在你体内射精,只要你不放过他,他就停不下来对不对」

  「恩,是呀,你自己不是有过经历吗?还问我……」 -由贵继续没大没小地说着「恩,那次我就是试探一下,你比她还要美,年轻,技巧更胜一筹,诱惑力也更强,我连一分钟也坚持不了」 -山谷说着「你还要试试吗?」

  「我还没说完,你应该从来没有在男方出现不支状况后,继续逼迫对方射精吧」

  「虽然我很小心啦,但确实有几个不行的男人最后被救护车带去医院呢」 -由贵回答到「这就对了,其实,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把一个人给 -榨死」山谷一字一句说道「啊??」 -由贵吃了一惊 -「你的意思,是我可以……」
  「是的。」 -山谷确定地说道「嘻嘻,那真想在前辈身上试验一下呢。^_^ 」
- 由贵又恢复了调皮地表情「不开玩笑,你马上有机会实现了,今晚,我们需要你,榨死佐藤」 -山谷突然说出了这个任务「喂!你不是开玩笑吧!」 -由贵还没完全相信山谷说的话,半信半疑中,现在,山谷居然直接把杀人这种任务都丢给了由贵 -「我不杀人!」

  「这个佐藤,如果不死,将带来几百无辜家庭的死亡,如果你不杀他,迟早,我们会派专门的间谍去杀他,那样,死的人更多,政治风险也更大」

  「反正我说了,我就是个小女生,我不杀人」

  「请你考虑另外的无辜的人」

  「可是我根本没杀过人呀,而且,在床上,我要怎么才能杀死他啊,我都不知道啊」

  「你只要强烈地刺激他,不断挫败他,让他无可奈何地连续射精,他就会身亡。而死因,都会被医生冠以心脏衰竭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请由贵小姐,为了这个国家几百个无辜的家庭,处死这个佐藤」

  「他究竟做了什么,需要去死?」

  「我就告诉你吧,他即将策划一场他巨额投保的空难,通过巨额保险来获利。而这个空难,几百个家庭都会遭殃」

  「啊。他这么坏啊……」由贵吃了一惊「是的,现在是不是觉得没那么负罪了」 -山谷发现,还是要让由贵知道一点细节,不然这个女生很难做这么脏的活「好吧,那我今晚就试试他的实力吧……」 -由贵接受了,脸上闪过一个隐隐的冷笑。

  ……

  夜晚,十一点,佐藤酒店房间「丁当……」 -门铃响了「进来,没锁」 -佐藤在里面说着「那我就进来啦」 -由贵一身半透明红纱礼裙,黑丝细腿,如丝长发,宛如仙女一样,走到了佐藤酒店房间里。

  「!」 -佐藤刚一见到由贵,立刻被惊呆了纤细的身材,高挑的个子,红纱后面,若隐若现地雪白肌肤,这么完美的女人,佐藤这一辈子还没有触碰过,即使他作为CEO,已经和数不清的女人上过床。

  佐藤站了起来,走到由贵身前。由贵身体里的香味,如同催情剂一般,刺激着佐藤的神经,站在这样一个极品美女的面前,这样暧昧的气氛下,他有了久违地极度渴望做爱的感觉「佐藤前辈,今天抱歉啦,晚辈今晚好好补偿你吧」 -由贵轻轻向前走了一步「今晚要让你知道5000万的代价」佐藤是个大个子,他一手一把抱住由贵,毫不客气地一扔,由贵就像一片叶子一样,「飘到」了床上- 「你这么个小身板,等一下有你好受」

  「哎哟……佐藤前辈好有力呢……」 -由贵没想到,这个佐藤这么粗野他并不知道,等待他的是什么佐藤对着床上由贵曼妙的身躯一下子扑了上去,一把扯下由贵的纱裙,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美艳的女子 -「这么美,怪不得河太没脑子了」

  「嘻嘻,河太前辈呢,今天并不是因为脑子的问题哦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」
  「哼,管他是脑子进水还是被你魅惑,我不吃那一套,今天看我干不死你!」- 佐藤举起自己的大肉棒,对着洞口,滋的一声,进入了由贵的身体「那我就等着前辈怎么干死我啦……」 -由贵感受到佐藤进来以后,微微笑着对他说道「……!」 -佐藤一插入,就惊呆了,身下这个纤细无骨的美女,蜜洞里的柔滑和紧密却让佐藤一插入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同时,前所未有的射精压力。他一下子舒服得站着不知如何是好「佐藤先生,怎么不动啦」 -由贵抿着小嘴,媚笑着问到「……」佐藤只是看着身下的由贵,双手有点抖动 -啪!……啪!……佐藤哪里经历过这种年轻女子的嘲笑,他开始硬着头皮抽动起来……

  啪……「啊呀!!!!!」 -跟其它男人一样,尝试在由贵体的魔窟内抽动,根本就是自不量力的行为。不到5下佐藤就被蜜穴带给自己的快感击垮,一下子扑倒下来,趴在由贵身上 -「恩!!恩!!……」一扭一扭地向这个美女送出自己的精液。

  「嘻嘻,佐藤先生,才五下抽动就射了呢」 -由贵不失时机地羞辱着他
  「该死……你别得意,我射了一次后持久力更强,你就等着吧!」 -佐藤恨恨地说「是吗?多强呀?」 -由贵开始蠕动自己的魔窟。- - 由贵心里默默地想
着,下面收缩,蠕动,收缩,蠕动……

  「啊!」 -佐藤发现自己下体突然传来潮水般的快感- 「你!!……」
  「嘻嘻前辈,来,3。……」 -由贵自顾自地倒数起来,下体的紧固和蠕动密集地进攻着无助地肉棒……「2。……」 -由贵媚笑着,看着佐藤数着。
  佐藤满脸通红,全身的力气都仿佛集中在下面似的,腰崩得死死地,抵在由贵的胯下,看得出来,由贵一开始发起进攻,佐藤就被下体受不了的快感给僵住了,。他正在全力抵挡这个美女的诱惑……

  「……1」 -「……前辈有本事别射……」 -「0。……」

  「啊!!!!」 -佐藤全身抽筋一样,大叫一声,下半身筛糠一样的快速抖动,他哪是由贵魔穴的对手……「啊!!……啊!……啊!……」 -每叫一声,佐藤在由贵蜜穴内都会喷出一大股精液。

  「啊!……」佐藤射了十几下才停下来。脑子一顿眩晕。

  「前辈,不是说要干死我吗?你都射两次了哦」 -由贵挑衅地笑着「老子这就干死你!!」 -佐藤是一个要强的人,从来没被女人这么说过,他强忍着射精的快感爬起来,准备抽动自己的肉棒「前辈要不要歇歇呀?我觉得你这次可能撑不过5下哟 ^_^」 -由贵摸了摸佐藤的脸。

  「老子干死你!」 -佐藤开始抽动起来1下,2下……佐藤仅仅努力抽动了2下,就绝望地发现,自己的肉棒,又舒服得发抖了- - 他又再次僵在那里,不敢再动了,「我都说啦,你就是不听,这么急肯定5下就要射啦,不信你就再抽两下试试……」 -由贵嘲笑着佐藤佐藤一句话也没说,他愤怒又吃惊地盯着由贵……他知道,自己不能再抽动了,他已经到极限了。但他不能被这个女生嘲笑,他硬着头皮,又抽动了一下……「该死!……啊!……这个……啊!!!!!!!!!!」
- 快感再次击垮佐藤的意志,他没有办法抵挡由贵的蜜穴摩擦的快感,哪怕前面已经连射两次,他还是再次一泻千里……他刚刚挺起来的身体,再次颓然倒下,趴在由贵娇躯上,艰难地一耸……一耸,。一耸地给这个美女送上大量的精液……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,短时间三次射精,佐藤开始有点不支了「前辈,这么快就射三次啦,累不累呀」 -由贵笑道「我,,,,你等我歇一下……干不死你……」 -佐藤喘着粗气,断断续续说道「嘻嘻,那您好好歇歇」 -由贵下体再次开始收缩起来,佐藤想要歇息的想法,太天真了「啊!……你!……」 -佐藤仅仅是趴在她身上,下面又传来恐怖的快感「怎么啦,不歇啦?」由贵媚笑着,里面一吸……一缩……一吸……一缩……

  「啊!……别……你这个该死地的女人……」 -佐藤无奈地咬着牙,他被这个快感刺激得再次全身艰难地扭动起来,由贵不断变化着蜜穴内的动作,虽然她直到现在,腰都没扭动一下,但佐藤发现,陷入她蜜穴包围的肉棒,被迫射出仅仅是个时间问题……

  「前辈很努力哦,但您能撑多久呢……」由贵开始控制自己的阴道,洗衣机一样搓扭佐藤已经颤颤发抖的肉棒,丝滑的肉壁,转过去……转过来……正搓……反搓……

  「啊!……不行了!!!!!」佐藤,这个平时在生意场上,强硬如铁的男子,陷入由贵下体这个温柔地魔洞,却毫无抵抗之力。他再次控制不了自己,被身下这个看似柔弱的美女逼上了绝顶……

  「嘻嘻,第四次射精了哦,前辈」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佐藤的不支开始有点明显了,他的头开始嗡嗡作响。激烈的快感让他开始有点眩晕。

  「歇……歇一下……」佐藤趴在她胸口上,喘着气「前辈,既然你累了,那我帮你好啦……」由贵看到无力起立的佐藤,她将的美腿,从下面盘起来缠住了佐藤的腰,看似一双纤细柔弱的腿,就像蜘蛛网缠住猎物一样,牢牢地把佐藤锁牢了。

  佐藤身体内的力气似乎被这几次强烈的射精让由贵给抽干了。以至于当佐藤感觉到由贵双腿缠上来的时候,觉得好像再也逃脱不了的似的。

  「佐藤前辈经历过不少女人吧,但像今天这样丢脸,第一次把」 -由贵突然变得直接了起来「你……你说什么!……」

  「嘻嘻不高兴啦,那么,可是这样你能撑几下呢?」由贵突然在下面,扭动起自己的腰肢起来,雪白的纤腰,流畅地像是没有骨头,波浪一样优美地挺动着。在她腰技下求饶的男人不计其数,佐藤在她扭起来的第一秒,就知道自己马上要完蛋……

  「该死!!你这个!……该死的女人……!」他全身像抽筋一样绷紧,整张脸都扭曲得变了形,他下意识地想去抗拒身下这个妖艳美女带给他的射精冲动,但由贵下体的磨动和蜜穴的蠕动毫不留情地送去他没法承受的快感……面对由贵,这个男人毫无机会「」……啊!!!!……别再这样……啊!!!!!!!「 -佐藤再次从想逃离的姿势,突然变成用力抱紧由贵,只见他又开始一抖一抖不受控制地抱着由贵颤抖着,他又射了,他尽了全力去忍耐,但是他可怜的意志面对由贵这样的极品美女和性技,完全是徒劳的。

  「第五次射啦,连十下都没撑到呢,你说这叫不叫丢脸呢,前辈?」 -由贵不放过羞辱佐藤的机会。

  「我就不信了!!」 -佐藤被由贵嘲笑以后,突然发疯似的,挺起身子,抱起由贵,大力抽查起来「嘻嘻,前辈生气啦?那么这次加油多撑几下哦……」由贵挺起腰肢,迎合起来。

  ……一下,两下……三下……

  「啊!!!!!!」 -佐藤也就猛了三下,插到第四下的时候,再次死死抱住由贵,「我不行了!!」 -佐藤已经变成了没有规律的抖动,射精反射已经变得有点病态了,一方面身体已经透支,但一方面由贵给予的快感又让佐藤的肉棒控制不了要射……

  「前辈,第六次了呢,还是没撑几下呢,在我身上你就这么控制不住自己吗?」- 由贵媚笑着「你……你……看老子等一下……」 -佐藤已经虚脱了。
  「还等一下呢……就现在吧」

  由贵再度在佐藤身下扭起来。这一次,她不再前后扭,而是顶住佐藤,腰肢转起了圈。

  「额啊!!」 -佐藤完全不明白,为什么每次,这个女人只要一扭起来,自己就会想射给她,无论之前射了多少次,似乎只要这个美女动起来,自己就要缴械投降。

  「我不信!!!」 -佐藤全身再度青筋暴起,双手紧紧抱住由贵的肩膀,紧紧咬着牙齿,强忍着由贵下体的研磨,他不相信自己还是会秒射。

  可是他面对的是由贵,让无数男人秒射过后还是会秒射的由贵。

  「啊!……」几秒以后,佐藤再次被她逼上了高潮,这次佐藤已经没法大叫了,他已经脱力,只见他双手一软,瘫了下去,在由贵身上一耸,一耸地抖动着,在她体内注入投降的白浆,可是他的双手已经无力摊在床上,没法做动作了 .「嘻嘻,前辈不行啦,全部加起来你有抽动十下吗?」 -由贵还在羞辱着佐藤「你……该死……」 -佐藤已经无力回应了

  「你知道吗?河太池前辈,也和晚辈有过一晚哦,你没比他强多少呢。」由贵突然说道「什么、、、!」佐藤突然听到这句,回过一点神过来。

  「你想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吗?」 -由贵一边媚笑着说道,一边慢慢在床上翻转着身体,要把佐藤压在身下。

  「你……你说什么……你要……干什么。」 -佐藤已经浑身被抽空一般,毫无力气,任由由贵慢慢滚动,一个侧翻,姿势变成了由贵压着佐藤,由贵微微一笑,挺起自己纤细的上半身,坐在佐藤身上,变成了女上男下的骑乘位。

  「嘻嘻,轮到我在上面啦,前辈,准备好哟」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